人人书

大佬腹黑还爱演

人人书 > 都市言情 > 大佬腹黑还爱演

第113章 第 113 章

书籍名:《大佬腹黑还爱演》    作者:竹系胖哒


许央央听到这一句,  心里又急又慌,  哭着说,  我信任你,我当然信任你。

        嘴里却冷硬的道:“你也没给我安全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灵魂一瞬间哭成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跟你商量,  我只是通知你,过两天我让阿弦来拿东西。”许央央转身要走,又扭头道,“别跟着我,我想一个人静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灵魂吓坏了,  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一走会走去哪里,  她朝司南伸出手,哭着道:“阿南,  快拦住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南却咬牙道:“许央央,我不会一直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走出门的身体一停,随后说:“那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转身便走,随手把带来的纸盒丢进了垃圾桶。然后穿过长廊,直到摁亮电梯,  司南也没有追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体走进电梯,  走出风水师协会,走到了茫然而孤独的大街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已经黑透了,  时间指向晚上八点,  风水师协会大楼里没什么人,忽然之间变得空荡荡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站在漆黑的街上,没有丝毫犹豫的往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体没什么畏惧,  灵魂却很恐慌,这是要去哪?她会不会永远也没办法说话?会不会就这样消失了?

        这说来都是以前造的孽,要不是年轻那会儿一点小事就哭着闹着要分手,男朋友也不至于这么离奇的分手原因都信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才说不会一直等她,是不要她的意思么?想到这茬,已经干涸的眼泪又再度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走到一处空地,周围是裸露在外的钢筋水泥,还散落了一地的建筑垃圾,黑漆漆的,没什么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烂尾的建筑楼,空洞又阴冷,附近没有行人,像是与世隔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走到中心,站定,听见了低低的笑声,她转过身,看见有人坐在粗大的水泥管上,正笑着望向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?”许央央看见那双熟悉的眼睛,想起了下雨的那天,正是这人撞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我啊。”那人笑嘻嘻的,左手抛着一枚红苹果,随后送到嘴边,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站起身,朝她走过来,普通的面孔渐渐开始剥落,待他走到近前,那张脸孔也尽数褪了伪装,他盯着她的眼睛,笑着问:“想起我来了么?我的拆解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清那张脸的一瞬,许央央瞳孔一缩,这人,居然是逃窜的白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挑起眉,温和的问:“是不是特意来见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道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灵魂尖叫:“走开,你这个变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云很欢喜,他心知肚明的问:“我带你走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没有一丝犹豫,回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好啊,她才不要跟这个变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白云得了承诺,很满意,他朝许央央伸出手,许央央也毫不迟疑的朝他伸出手,眼看两只手将要握上,忽而轻轻的一声“砰”之后,有什么闪电般的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云脸色一变,快速转身,那东西擦着他的脸颊飞了过去,随后钉穿一颗巨木,又狠狠的扎进了树后的砖墙里,砖墙应声而裂,一时间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    修长的指尖把玩着一把金色手、枪,枪在一瞬间崩碎,化成了一只精巧的金色陀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。”白云警惕的看向来人,语气中多了几分戒备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从阴影里走出来,清冷的月光勾勒出他英俊的五官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不用扭头都知道,男朋友来了,呜呜呜,救命啊!

        司南一把将她拽到身边,冷眼瞧她:“你还想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云嗤笑一声,说:“你可以问问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南道:“不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云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白云道:“她想跟谁走就跟谁走,你对央央要有最起码的尊重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南:“不尊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阵沉默之后,白云顽强的道:“央央,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拔腿就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一个眼神瞪过来,许央央立刻缩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白云气极,嘲讽道:“人家根本不喜欢你,你还强拉着不放,司南,你的脸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跟着嘲:“对啊,我根本不喜欢你,你的脸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南显然被后者气到,抬手捏上她的脸蛋,问:“你凑什么热闹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被捏着脸蛋,话都说不利索,还倔强的露出鄙夷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松开她,勾唇笑:“等你好了,我们再算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打了个哆嗦,话都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白云多少对司南有所忌惮,既然他追出来了,许央央他定然带不走,想了想,便悄无声息的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”一枚子弹钉在脚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半敛着眼皮,冷冷道:“今天让你活着离开这里,我司南的名字倒过来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云在他话音将落之际,骤然后退,陀螺的嗡鸣紧跟着响起,空中闪过星星点点的金光,一瞬之后,凝成了一张巨网,兜头向他罩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云躲避不及,身上便沾染了金芒,行动立刻变得迟缓,他单手向后一握,掌心便凝出一枚匕首,毫不犹豫的扎上金网,狠狠一划,网便破开一个洞口,他抓紧机会,身体便从洞口窜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刚一钻出,便对上司南黑洞洞的枪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单手握枪,直指他的心脏,随后将许央央拉进怀中,让她趴伏在自己胸口,勾唇冷笑,毫不犹豫的叩响扳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蓬血花骤然炸开,白云闷哼一声,狼狈的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鲜血从他的胸口不断的涌出来,染透了黑色的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一瞬交锋,便利落的分出高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不屑的道:“就这样还想抢我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云的眸色由愤怒转为怨毒,随后渐渐冷掉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许央央以为他死定了的时候,白云的身体忽然“砰”的一声炸成了碎末,随后这点碎末也消散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皱眉,半天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站在他身边,看他严肃,也跟着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司南缓缓道:“嗯,这些应该够阿方追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不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说:“上次规则之力阿方查过,跟白云有关系,原来他窝在圆周率一直在研究这些,这之后阿方一直隐秘的派人逼迫他现身,他应该也是无处躲藏才会对你下手,想用你来要挟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想,男朋友真棒,这最隐蔽最狡猾的人抓住了,日子就轻松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这会儿却不再说话,只似笑非笑看向许央央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心头一跳,本能的想逃,自打白云消失之后,那股控制自己的力量便有所松散,她知道规则消失只是时间问题,但眼下,男朋友好像更难对付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来牵她的手,说: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甩开,回:“我不想跟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南气笑了,说:“明知道你说的是反话,可还是止不住的生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泪目,她也不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懒得同她废话,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来,许央央窝在他胸口,知道挣扎也没用,干脆老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说的全是反话?”司南抱着她,走的很轻松,薄薄的月色洒在他黑色的大衣上,有些清冷的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喜欢我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跟我回家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很好。”生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喂,讲不讲道理,是你自己要问的啊,许央央欲哭无泪,明知道说反话还问,她何其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还跟我分手么?”司南忽而低低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的当然了几乎脱口而出,但她不想说,她不想跟他说分手,哪怕是反话,她也不想说。她努力捂住自己的嘴唇,脸都憋红了,眼泪也因为拼命压抑凝在眼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不问。”司南握住她的手,俯身吻住她的唇,片刻后,许央央气喘吁吁的眨着眼,想说什么通通都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看看月色,已经这么晚了,她伸进口袋,努力的掏啊掏,终于摸出一个皱巴巴的东西,她紧张的握在手里,不敢说话,戳戳司南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低下头,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小心翼翼的摊开,一朵皱巴巴的,花瓣都被捏的散开的玫瑰花,可怜兮兮却红艳可爱的躺在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抬头看司南,可怜兮兮的,努力的,充满期待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低头看了她一眼,一下子就明白女朋友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,喏,我今天来,就是想送你一朵小花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一怔,把女朋友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暖暖的,从胸口蔓延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两人到家,许央央身上的规则之力也尽数散了,但她不知道男朋友什么想法,不敢贸然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坐在沙发上,拍了拍身侧,许央央便一骨碌挨着他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男朋友半天不说话,许央央想还得自己来,便问:“我在办公室的时候你就看出我身上有问题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南奇怪的看她: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呆呆的看着他,问:“怎么会没看出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南问:“你今天的行为跟从前有区别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一愣,心虚的低头,声如蚊蚋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南又问:“那我怎么看的出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无地自容,问:“那你怎么会追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南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不敢贸然搭腔,默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转身走进书房,片刻后走出来,将一本皱巴巴的笔记本扔在桌上,封皮有些磨损,像是常翻造成的,许央央拿起来,一瞬间红了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本子她太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摊开之后,满本子同样的字迹,同样的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许央央绝不和司南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不服,问:“你都知道不是我本意,为什么还要写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南道:“不是你的本意,我就不会受伤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一愣,完全说不过自己的男朋友,只好拿起笔,认命的开始,一笔一划的写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坐在一边,看许央央像小学生一样认真写字,她愤愤不平,白嫩又小巧的脸庞满满的不服气,那股子可爱又倔强的样子,常叫他挪不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曾经也问过,这么无聊又幼稚的东西,为什么每次都要写?还曾理直气壮的说,难道写了就不说了嘛?没有意义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不说话,也从未告诉过她,每一句“我们分手吧”之后都跟着一百句“我许央央绝不跟司南分手”,他只是希望,有朝一日她真的要跟他分手,哭着闹着脱口而出的话,是我许央央绝不跟司南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一字一句的写,慢悠悠磨叽叽,司南等的不耐烦,连人带本子一起抱在怀中,许央央惊慌失措,紧紧搂着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眨着眼睛看他,问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南笑:“还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期待的问:“那我不用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南冷酷的道:“一边做一边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许央央终于筋疲力尽阖上眼皮的时候,句子才写了五十遍,司南把单薄的她压在怀里,紧紧搂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娇小柔软,毫不设防的天真模样,让人难以放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亲了亲她的额头,低声在她耳边问:“央央,你知道我为什么追出去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被他折腾许久,这会儿一点儿力气都没有,八爪鱼似的贴在他胸口,从鼻子里轻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看着她,温柔的笑:“因为以前的我错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模模糊糊的不知道听到多少,她往他怀里拱了拱,嘟嘟囔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垂下眼眸,拨开她的发丝,低声道:“把你气走了,我真是错的离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许央央起床的时候全身酸痛,她在床上愣了好久,才想明白昨天发生了什么,白云、规则之力?她快速穿好睡衣,走到客厅,听见厨房里有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轻手轻脚的走进厨房,看见司南系着围裙正在煎蛋,她悄摸摸看了会儿,连自己什么时候笑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南回过头,弯起眼睛笑,问:“睡的好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脸一红,赶紧跑了,身后便传来司南的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她洗漱完毕,司南也已将早点端上桌,许央央热了两杯牛奶,同他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,昨天这事儿跟图书馆的事儿有没有什么关联?”许央央皱着眉头,不理解,“都是莫名其妙的规则,所以,制定规则的人是白云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南说:“阿方调查过,确实是他,我信任阿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说:“阿方确实信的过,据阿弦说查这个案子,阿方很拼命,家里枸杞都要消耗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南忍不住笑出声,“那回头我们买些送给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又有些担忧,问:“白云那么狡猾,阿方抓的到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南轻笑一声:“当然,我那一枪可是正中了他胸口,他能跑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两眼放光:“你可真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南爱死她这个崇拜的眼神,凑过去亲了亲她的唇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央央的脸立刻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阿方果然没让他们失望,下午的时候便传来好消息,在一处住所捉到了昏迷的白云。

        至此,一切尘埃落定,这个绵延许久的案子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人心情甚好,便约了一起吃晚饭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轰轰烈烈的去逛了超市。

        狗子抱着一大堆的零食在西老师面前笑得很开心,按狗子的话说,西老师的身体也一天比一天硬朗,当然说完就被揍的很惨,阿弦都没拦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弦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总是嬉笑着看林央央,一边说着洗心革面一边持续性敲诈居四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居四方同自己人在一块儿的时候特别老实,好好先生的模样,大家的无理要求他都答应,又勤快又养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最贴心的还是男朋友,高大英俊,风度翩翩,最重要的是分的清什么时候的不要是真的,什么时候的不要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在床上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男朋友说了,在床上说什么都没用,要是要,不要也是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反正也没法反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很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月色很美,风也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 爱的人都在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重要的是,日子还很漫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缩在司南的怀里,阿弦和阿方东倒西歪的窝在一起,狗子趴在西老师的膝盖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亲了亲男朋友的下巴,手机忽然开始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有货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有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希望你,也能拥有像我一样的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有用尽全力去爱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能跟那个,用生命去爱你的人,好好告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什么心愿,我也可以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要加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结束啦~~虽然这本书很冷,但我自己超级喜欢这本书,我喜欢里面每一个人,每一个努力活着的人,每一个用生命去守护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是小月、小圆、小呆、特豪、阿国、阿泽、苏未、李如、西子歌、阿方、阿弦、狗子,司南,还有央央,都很努力的在生活,心中都有温暖的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喜欢他们,也被他们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要被生活打败,不要气馁,也许有人在你看不见的地方默默爱你呢?也许有人豁出自己的生命也想要你幸福的生活呢?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月色很美,风也温柔呀~

        大家一定要幸福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感谢每一个评价过的宝贝,我爱你们,特别感谢忆迦岚小天使,感谢你一直陪伴,是你对我不离不弃,让我觉得这文写的有意义,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感谢忆迦岚小天使和娇娘铜雀楼小天使投的雷,让我一瞬间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感恩~希望再相见~

    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    【正在连载超好看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被穿书女配抢走男人后】

        狐不归作为修真苏爽文的女主,原剧情中,将一生顺遂,修为逆天、秘宝无数,成为三位大佬心中的白月光,被甜宠疼爱,可这一切都在穿书女凤云莱穿来之后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秘宝、三位大佬、人生,全因凤云莱知道剧情而被抢夺,还四处黑她,让她一个气运逆天的女主,沦为了人人黑嘲的恶毒女配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之骄女变成小可怜,又出身废柴宗门,还有四位废柴师兄拖累,人人都等着看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万万没想到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狐不归一皱眉,四位废柴师兄轮番哄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师兄:被谁欺负了?

        狐不归:凤云莱叫我喊她宗主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师兄:乖,你好好把饭吃了,我让她叫你祖宗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师兄:别闹,论资排辈,我才是三清宗的祖师爷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师兄:三位大佬?那三个小鬼的爹当年跪着求我收徒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师兄黎白懒洋洋的挑起眉,刚要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位师兄一道劝:别,你歇着,修真界经不起动荡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狐不归  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???说好的废柴呢?说好的根骨奇差了却残生呢?

        【总结版文案】你抢老子气运,还黑老子,你以为抢了我的一切我就无路可走了?不好意思,我更苏了!

        原以为自己是全村希望,刻苦修习光耀废柴宗门,万万没想到,村里个个是大佬,这个世道乱不乱,居然是我家说了算!

        【PS】苏爽打脸,绝美爱情,超甜系。

    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    【预收文】【我养的崽都黑化了